七十五下 鸡飞狗跳真滋味 时空回流情愁愁
作者:修瑞书 更新:2019-10-10

  久美子从早上就开始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连我换裤子的时候都不放过,我实在拿捏不准这是否是传说中的更年期的来临。

  “这个周六一定要腾出时间来,听没听到?”久美子将熨烫好的衬衫和领带拿到我的面前。

  “必须的吗?”

  “必须的!”久美子在帮我系领带的时候不忘使劲拍打一下的肩头。

  我的大女儿,美美,告诉她的妈妈这个周六要领交往三个月的热恋中的男友回家见父母,久美子反复嘱咐的就是这件事情。

  “你说美美这丫头还不满二十二岁呢,怎么敢把男朋友往家里领,还好意思说领给我看看,哼!”一提起美美的男朋友问题我就气不打一出来,从小到大她身边就一直不缺献媚讨好的男生,尤其二十岁之后,没两天我就会听久美子说最近又有谁谁谁追着咱家闺女不放了,气的我当时就想把那个不懂事的小子叫过来猛踹一顿。

  “哦?难道是作父亲的嫉妒心理吗?”久美子故作俏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嫉妒什么?笑话!”其实被孩子她妈说对了,这作父亲的,就怕哪天自己的女儿领回一个傻小子来,而那傻小子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地提出会给女儿一辈子的幸福,这种时刻其实来的越晚越好,至少我是这么感受的。

  “等着瞧吧,要是美美敢领回一个那种人不人鬼不鬼打扮的山猫野兽的话,看我不把那小子一脚踹出门去!”

  “你呀,还是先减减肥吧。”久美子很无奈地拍了拍我近日来又长大的肚皮。

  我的肚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尤其是当部长的这几年,和公司的发展速度一样日新月异,倒也挺有领导派头,就是走起路来费劲,而且裤子的腰围也是越买越大,愁的久美子连连摇头。公司这十多年来的发展势头很猛,又建立了两个分厂,我也水涨船高,于大前年被提拔为总部公司的销售部长,权限也算不小,光总部就有五十多人归我直接领导。可是领导虽然人前光鲜,但人后也得付出难以计量的辛劳,经过长年累月的奔忙和无醉不归的酒局,我的肚子也是成倍的隆起,伴之日渐升高的血压和血脂,上个月开始连血糖也开始与我作对,也把我的贤内助吓得够呛。

  “哦,对了,美美这丫头马上就要毕业了,她是怎么打算的?”我较费力地系上领带,感觉在粗硕的脖颈系上了一条永远解不开的绳套。

  “她,她好像……”久美子突然支吾起来。

  “说嘛,吞吐什么。”

  “她好像要和周六上门的男朋友一起去西北支教,说是已经联系好接受单位了,这次回来就是商量这件事情的。”

  久美子刚说到这里,我就炸了。这个不安分的美美丫头!净给他爹出难题。美美呀,美美,你是脑子里的哪个弦不对了,想出了这个幺蛾子。我难道一路供你上学,好不容易盼出头了,你就打算这么报答我?

  “不行!坚决不行!说什么这一次我也不能惯那个丫头了,否则今后她还不得上天!”

  我感到心被戳了一下。美美的想法我也不是不明白,而且她骨子里也的的确确继承了某些当年那个非要去非洲实现人生价值的舅舅的因子,但真要这么做,我这个当爹的可不答应。虽说如今的生活条件比当年好许多了,但是这大西北终究不比美美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大环境,她到那里去实在冒险得很,凡事不能仅凭一股子的热劲就干了再说,再想后悔可就来不及了。何况美美也完全可以过上更加优雅的更加美好的生活,何必非得把自己“逼”到那个地步。

  “你这个作母亲的真是失职,自己的女儿演变成这个地步居然袖手旁观,我看你也多半是个同伙!”这话一出久美子可不干了,她觉得有一个最合适的人选应该为这一切负责。

  “你可真不讲道理!凭心而论,这从小到大,还不是你过分地宠爱美美,这阵子倒说起我来了。”

  我无语了。诚如久美子所说,这个家,我最疼爱、最惯的只有心肝宝贝美美一个,刻骨铭心的宠爱,往死里宠,往死里爱。

  “你们这一大早烦不烦啊!吵死人了,为了那个日本丫头……”

  我和久美子的儿子,另一个冤家登场了。晔,这是我给我们的儿子起的名字,寓意很显而易见,为了纪念这小子是我和久美子之间的中日合作的产物。当初,为了“晔”这个名字,久美子还与我闹了一场矛盾,她申诉说这个字实在太难读,这日语发音一般人都不会,将来在日本行走时多半要麻烦。可是我一下子就把她回绝了,说我的儿子随我是中国人、中国国籍,随你们日本人爱怎么发音就怎么发,必须得“晔”!可是由于我的这句话,导致后来晔和他的亲生姐姐美美之间一斗嘴就“你这个日本丫头”“你个中国小子”的互顶,谁也不服谁,简直是在我的家庭内部埋下了一颗扭曲的种子。

  “你这个小子,怎么现在还不上学呢?这都几点了!”

  我的宝贝儿子晔还是住在家里,而美美上了大学之后就出去租房单住了,任我如何地不放心,她都要追求她个人的自由权力。晔眼看着下个月就要高考了,就他那成绩,一切还前途未卜呢,这小子倒好,还是依旧的吊儿郎当,居然敢在即将出门工作挣钱回来拉扯他和他姐的老爹眼前乱晃。

  “第一课化学实在没意思,我第二课再去。那个老师,太絮叨。”他拉出椅子坐下,用手直接去抓久美子烤好的面包片,那嘴脸十分可恶。

  “什么?!你这个混蛋家伙,居然敢私自旷课,说不去就不去了?”

  久美子一看我又要发怒,马上便把我往门外推,并示意儿子立刻噤声。

  “等着!等老子晚上回来再收拾你……”

  这就是我一天生活的开始。自从晔诞生以来,近二十年的光阴飞逝而过,就连当年步履蹒跚的美美和晔都出落成美丽动人的大姑娘以及逆反心理极强的青年。我和久美子也都老了,老的已经找不到昔日的模样了。

  我自己除了肚皮变大之外,感觉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太大的改变。社会上的地位和假面具都是给别人看的,在久美子面前我还是当年那个猴急的青年。当然,现在也只是在心里面急上一急,身体官能已然急不动了,连徒步上四层楼都要呼呼直喘,更别说做其他的高难度运动了。而久美子也没了往日的风采,虽然身体不像同龄人那般发福,化妆技术也是愈发高明,但总体上还是呈现一派人老珠黄的凄凉氛围,就算想要努力勾得我猴急也沦落为一件颇有难度的任务,索性大家一不做二不休,将彼此的关系升格为近亲这一层次,直系亲属嘛,原来这背后的深层寓意竟然是如此的奥妙。

  美美的男朋友还是被她如期领来,不好也不坏,就那个样子,就像我当年一样,一看就是猴急。这去大西北支教的念头就是他提出来的,圣洁的让我有心踹他一脚都忍不下心来,总算是有些追求,尽管在我这个社会老油子看来有些幼稚和盲动,但终究是好事一件,我竟然发现到最后我还是站到了自己的女儿一边。

  “我可警告你,我们的美美可是那天下难寻的好姑娘,我闺女!”我不顾孩子她妈暗地扯我的衣角依旧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实在是不能再胖了,再胖下去的话,这肚皮就要和胸脯连成一片根据地了。

  “你要是有任何对不起我闺女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只能例行公事般地象征性地威胁一下对面的好青年,任何作用也没起到。唉,女大也不由爹喽。

  至于儿子晔,那完全交给当妈的来操控,我只是在该发火的地方出现。这是久美子当初不可更改的分工:我当黑脸,她当白脸,一个大棒,一个胡萝卜。从小到大,我有分寸地揍过晔几次,都是分阶段地教育他该掌握哪些需要遵守的社会公德和规矩,久美子则是我最坚实忠诚的信徒。久美子放话了,只要不误伤到要害部位,屁股蛋子只管招呼,这当爹的就该有当爹的样子,就得建立起威严来,尤其是对男孩儿,更不能惯养,必须严厉。直到现在,我和儿子的话一般都不多,但只要说了就能收到效果,他还是比较怕我的。为了这件事,这二十多年来,久美子和我的母亲就不知道起过多少回争执。作奶奶的当然无法认同儿媳妇竟然撺掇儿子用武力去教育孩子,何况还是唯一一个“带把的”,这将来是要传香火的。双方进行了二十多年的斗争,而且这斗争也许还会持续下去。

  姐姐美美跟着至死不渝的男朋友飞去了大西北那片广阔无际的天地,弟弟晔背着行囊和同学搭伙去了北京的一所大学,家里陡然冷清,只剩下我和久美子一对老夫老妻。

  “啊……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日子。”我望着久美子眼角堆积的鱼尾纹听她感叹,认为还是差了些意境。

  “我们去旅行吧。”久美子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没脑的话。

  “旅行?去……哪儿?”

  久美子露出神秘的表情,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孩子他妈,咱俩是不是有些变态?”

  我坐在下面看着在黑板前尽情表演的久美子。

  久美子和我真的踏上了旅途,一趟寻找昔日时光的旅途。第一站便来到了我们相会的场所——日语学校,角色也如当年:我坐在下面扮学生,而久美子则重拾当年口语老师的教鞭。这所日语学校是久美子托朋友帮的忙,此时的教室中只有我们两个人。

  “你还能想起第一眼看到我的感觉吗?”久美子问。

  “没感觉!”

  “回答正确,加分。”

  “是不是这里啊?”

  我和久美子迷路里。上海的变化实在太大,我和久美子一路打听着想找到当年我第一次抱她入怀的地方,可是探寻到此的结果是怎么看都不像,丝毫没有二十几年前的感觉,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你问对人了吗!”由于已是人老珠黄,所以久美子可以不必再守那些琐碎的妇道,有什么怨言立刻向我喷泻。

  “这都多少年了,我上哪儿打听去!要不,要不就在这棵树上借着路灯抱抱得了。”我低声建议,久美子甩手便走。各位读者,千万别去惹更年期的女人,宛如*。

  结局当然是没抱成,抱了就得被说成变态,还是回家趁着酒劲敷衍地抱抱算了。

  我和久美子的初吻是发生在球场上,可是这一计划无法实行了,因为球场被拆了。由于成绩老是提不上去,直接影响了诸多领导的业绩,所以上面终于下令:中国取消足球运动,拿着省下来的钱又连续办了两届成功的奥运会,狂飙金牌,就连我这个曾经的超级球迷都赞成这一举措。明知道不擅长,就不要搞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老祖宗的话必须得听。最后我和久美子趁两个儿女都不在的机会,好好在自己床上练习了一番,技术是熟练不少,但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心跳感觉,只剩下我的肚皮在颤。

  九寨沟也毅然决然地去了,这一趟倒是收获颇丰。原来那里早就不收费了,随便进,随便逛,就跟自己后花园似的。夜空依然美丽,那也是整个旅途最温馨的时刻:我将依稀发福的久美子搂在胸前,与她一起数那天上星星,和当年一样,数也数不过来。一切的一切都太完美了,情调的情调终于来了。

  “久美子,嫁给我好吗?”我想低头去吻久美子的耳垂,无奈肚子横在中间,努力伸脖子也只不过够到一个边,最终不得不放弃。

  “好吧。”久美子的双眸中突然闪现出当年夜空下的妩媚。

  “我再嫁给你这个家伙二十年吧。”

  我沉醉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