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九莲大阵
作者:秋湖之南 更新:2019-10-10

  十八僧人左手轻抱小腹,右掌树立胸前。色无大师身旁一个僧人脚步一挪,脚旁一片落叶顿时飞起,也不知他怎地挪动脚步,身子已然进了一步。每两人便有一人进步进击,位分九处,几人脚步不一,或是平进,或是横移,有的却是斜前斜后,不知不觉间,几人都往前进了一大步。几人脸上神色不一,没有半丝煞气,但却令人极是心惊。

  高冷风冷言看了场上的“十八金刚”,突然一声清啸,道:“沈一邱,你还在等什么?”沈一邱在江湖上经历并不丰富,哪里见过如此阵仗,心中不由得有些胆怯。听了高冷风的清啸,方才强振心神,一步踏出,传指而出,咻咻声起。

  却听得那几人长声一笑,走在前面的几个老僧步伐陡然一变,沈一邱射出的指力已然走空。沈一邱脸上神色一变,双手齐振。高冷风也看得清楚,发现无论沈一邱如何变指,无论怎样行步,无论向哪一个方位出指,都无法命中目标!当下长镖出袖,发出了他独闯江湖,几无败绩的“长虹贯日”。

  高冷风这“长虹贯日”果然非同小可,那只有小指尖般大小飞镖连成一串射将出来,隐隐依了五行阵法,空中激射而过。

  场上众僧都听闻过高冷风的神威大名,但少林寺和高冷风一向梁子不多,是以对这“高世神镖”闻名多于实战,此时见他神镖攻出,果然颇成章法,威力不小,都为场上的老僧多少捏了一把汗。

  走在前面的几个老僧,步伐稍稍一挫,齐齐向后退了一步。高冷风乘机向前纵步,脚步转换之下,已向前跨出三步。沈一邱再度振指攻出。梁双刀双刀在手,也是大喝了一声,双刀齐出,正是成名绝技“梁氏刀法”。

  那梁双刀既名双刀,在刀法上自有他独特之处。单看他两柄大刀,刀长四尺有余,厚背阔刃,刀身显出黄色,似乎便是黄金铸就一般。双刀在空中一舞,挽起一阵刀光,煞是好看。

  十八金刚老僧再度对语,声音虽然不大,但所讲的都是高深佛语,无人能解。只见站在圈外的几个老僧突然提动身形,往前补进,身形又快又十分怪异。他这一晃身,令人防所不防,几人眼前一花,那几个老僧已然挤了挤进圈来。

  如此一来,战圈顿时缩小了一小半。四人被挤在圈中,显得拥挤不堪,但外力不断加强压入,若要发力抵御,势必又要伤到圈内之人。几人身临此境,都不由大是骇然。倘若这圈子越来越小,不说被几个老僧掌力所伤,几人互斫互伤只怕也得分尸当场。

  几名老僧一层一圈的相互推进,步步为营。每进一层,便将战圈向内挤进了一层,只是每进了一层都困难了许多,每一次推进的距离也越来越小。圈中几人为了自保,不得不将力道运到八成以上,向外狠攻,只是攻出的力道多半都被几个老僧以奇妙手法逼了回来。

  那沈一邱内力相较几人弱了很多,又施展了金盔指力,耗力甚巨,眼下圈内圈外的力道都向他身上招呼,坚持不多时竟被梁双刀一刀砍中,立时鲜血长流,躲闪不及时,又险些被高冷风镖杖击中。

  张明威眼见梁双刀等人被困得喘不过气来,张远江气息又纯系自己一口真气维系,眼见不多时便要毙命,那方丈大师又绝不愿放走梁双刀等人,一颗心渐渐冰沉了下去。想起这多年,孩子虽非自己亲生,但与自己父子之情,实是厚极。想不到这孩子如此可怜,今日就要身死这千年古刹之中,实在令人心酸之极。

  “啊”地一声,沈一邱狂吐了两口鲜血,脚下一晃,立身不住,躺在了地上。如此一来,圈中四人变成了三人,圈转的地方却大了许多。梁双刀一声呼喝,刀圈黄光立时大长,向外猛推。

  张明威正在暗自伤怀,猛然间听见梁双刀的呼喝之声,便扭头去看。

  张明威也是练武之人,九莲一达的高深武学的魅力自然也能将之吸引。他一边为张远江接续内息,一边静观阵形,苦苦思索。稍许,只见他眉头忽然一舒,转头对方丈大师道:“方丈大师,倘若梁施主他们冲破这九莲一达阵,那将如何?”色慧心道:“眼见梁双刀等人身陷这九莲一大阵中,顷刻之间,便要被生擒,却如何冲得破这阵法?”但想及这一座古佛堂中,不过几个时辰,便已血流遍地,不由得暗自摇头,对张明威道:“此番,他们若能冲破这个阵法,要走也只好由得他们了。”

  张明威又沉思半晌,放目向那几个罗汉老僧望去,见他们神气宁定,静雅闲致,手脚交动之下,便令圈中之人手忙脚乱,命危倾刻。暗自忖道;“他们围成一圈,由外向内发动攻击,若是有人在圈外向他们发动袭击,却不知会发生什么情况。”但眼下他们都被围在圈内,如何能从外攻击?

  又扭头去看那阵法,只见那十八黄袍老僧,分成两批,一进一息,一息一进,层层演进。数招之后,便令几人的转圜之地变得捉襟见肘。场上数百僧人见得罗汉堂的高僧大显神威,都觉十分解瘾,大多看得呆了,忘了喝彩。连色慧,色清,色觉,色空等色字辈的几位高僧都暗觉平时见不得几人有什么动作,此番出堂,联手惩戒凶徒,可算为少林一派显尽了风光。

  只见左边一个老僧缓缓推出一掌,顿时激荡起一股劲风压向梁双刀,梁双刀急忙抽刀反制,与老僧掌风相抗。右侧另一老僧也挽掌推出,挤向梁双刀。梁双刀双刀齐出,左右支拙。

  张明威暗观阵法,心想:“这阵法果然厉害,走得是纯阳至刚的路数,不过却太过刚猛,稍有差池,也有伤及自身的可能。这番虽有一个办法,只是太过冒险,却不知是否好使。”略作踌躇,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将张远江的手放开,大声道:“梁施主,你们现在已身处此境,还不赶紧伏身就擒,还等何时?你若伏身就擒,少林寺的高僧宽宏大量,定然不会为难几位的。”

  梁双刀听得十分明白,心想:“我此次前来少林寺,原本是为了救人,救人不成,离开便是。倘若真伏身就擒,那真是丢尽了我双刀门掌门的面子了。”突然心中豁然一开,不由暗中连呼“伏身就擒,伏身就擒”梁双刀仰天一声长啸,道:“多谢张总镖头的指点。”

  几人再撑了一阵,忽地听得梁双刀一声大喝,叫道:“躺下!”三人猛然暴力外推,却又跳转身来,都俯身在地。几位老僧都料不到几人会突然躺下,束手就擒,都想要收住攻出的力道。但想想这几人所攻力道都极为刚猛,发出的时候未曾想要收回,这收放转换之间却不如意。几股力道相互攻入,从伏身在地的几人背上刮过,竟都“轰”地一声,都击在对方的身上,几人大惊之下,慌忙退开几步,各自施招化解。

  梁双刀反应奇速,右手递了过来,将刀交到左手。双刀翻了过来,镇住一个缺口。

  机会难得,梁双刀单手拉了高冷风的左手,一跃而起。高冷风立即会意,伸手扣住独目神乞的手腕,独目神乞也自去拉了沈一邱的手,击入一股力道,顿时将沈一邱激醒过来。

  梁、高、独、沈四人一串,竟然也心意相通,纵步而出,齐齐奔向这九莲一达阵最薄弱的环节攻去。当者未及回过神来,陡然间听得异声大作,又见梁双刀的刀身泛出的黄光,又是独目神乞的长棍,还有高冷风的竹镖都攻了过来。最前头老僧挽掌相迎,暴然后滑了十步,其余几位老僧这才纷纷使出重手来救。沈一邱走在最后,背后遭到一击。幸得独目神乞心思灵动,伸过棍来,斜斜的挡了一下,方才让之幸免于死。虽是如此,仍然击得沈一邱眼冒黑晕,口吐鲜血,又被独目神乞一扯,扯到了圈外。

  四人众口一气,合击之下,出得圈来,令得众僧无不心惊胆寒,均想:“这梁双刀,高冷风盛名不小,今日看来,果然名不虚传。这一仗,已算是少林寺败了一阵。那梁双刀虽然胜得有些侥幸,却也是心思灵活之故。”

  众人正心驰目眩之际,梁双刀忽然从地上弹起,身子跃在空中,生生一扭,竟然径直向色慧方丈扑去。

  谁会预料得到此人如此长战之后,竟不调息内息,反去为难方丈?身形又如此迅如奔雷,一时之间,竟无人反应过来。

  梁双刀号称“双刀无敌”,此番在方丈搓手不及之下,突然偷袭而至,当真令人骇异难防。色慧方丈一惊之下,竟也有些惶然无措。毕竟不知梁双是否得手,方丈大师如何应敌,且见下一章分晓。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