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第三股势力
作者:火炎焱燚 更新:2019-10-10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蓝教授,刚才你说什么不对啊!”蓝教授朝白鹤舞藏身的地方走出两步胖大海就跟了上来。

“别说这个了,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先看看是怎么回事儿。”胖大海听了立刻掏出枪来。

“你们两个还嫌事儿少啊?”两个人走了没两步就被假白鹤舞拦住了:“你管他是什么呢?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依我看我们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对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还是别去招惹那边的东西了比较好。”假白鹤舞这么一说唐铁嘴儿

表示赞同。

“那好吧!你们两个赶紧往下走,我们两个掩护。”听到大家都这么样说蓝教授也不好再坚持去节外

生枝了。

藏在暗处的真白鹤舞听了这话松了口气,但另一个疑问也产生了:蓝教授说的“不对”的东西到底是

什么?就在此时白鹤舞听到了有人跳到树上的声音。直到再也听不到什么异响之后他才立起身来。

白鹤舞一时间想不到什么不对他便决定先看看自己拿到的第二个背包里到底是什么。白鹤舞打开第二

个背包,里面并没有什么仙兵神器。只有一件黑色的长袍,那件长袍十分很是肥大而且透着一股说不出的

怪异怪异。白鹤舞只能凭着直觉感到这件长袍有些日本服饰的风格。其次就是长袍胸前那个标志由三朵云

彩状的物体围成的一个圆环然他觉得似是在哪里见过。

这一回白鹤舞忽然明白哪里不对了,这些人根本不是公安和消防。如果他们是消防和公安的人以政府

的做法他们早就撒开大队人马搜山了。由此可见他们十有**是日本人。如果这个日本人的推断是正确的

,那他们一定与当年参与“锁魂木”项目的鬼子们有关。再大胆的推断一下他们来此的目的,绝不可能是

来此消灭树妖,几乎可以肯定他们是想把这个东西带出去。

想到此处白鹤舞思绪一下子乱了起来。虽然第一批鬼子没能把树妖带出去,但绝对会出现第二第三批

。由此来看暂时撤退的计划是行不通了。虽然时间更加紧迫了但却解了白鹤舞的燃眉之急。如果蓝教授说

的“不对”也是指发现了这些死人的假身份那他很有可能改变计划,留下来继续“抗战”。

想到此处白鹤舞走到直升机旁边地上的罐头、压缩饼干之类数量众多,蓝教授很可能就是依据这里食

品数量推断出这几个死人“不对”的。白鹤舞再在直升机上查看了一番也没什么发现。

下一步自然是跟踪蓝教授他们,见机行事。这话说起来虽然简单但做起来却很不么容易。首先不能将

那个“树妖”逼迫得太紧。若让它感到毫无逃离此地的希望了它很有可能会个下杀手。可怎样才算是没有

逼得太紧呢?白鹤舞心里实在没底。第二就是改变一下装束让对方难以判断自己的身份,白鹤舞首先想到

的就是那件黑色的长袍。他把长袍抖开刚要往身上穿就发现里面还配着一副面具和一双手套。这东西似乎

是为白鹤舞量身打造的,穿戴整齐后他顺着大树回到了地面上。

刚刚立定白鹤舞又想起了树下的那串脚印。那串脚印从树下开始只有离开这一个方向,想到此处白鹤

舞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照这么推算起来可以得出一个几乎确凿的结论——直升机上有一个人没死。忽然间

白鹤舞想起先前看到的那个黑衣人,他会不会就是直升机上的那个幸存者呢?

白鹤舞出了树林,朝着台阶上望去确实看到了那三人一怪。不过此时他们毫无改变策略的意思反而走

得更急了。看起来第三股势力的介入着实把他们吓得不轻。

白鹤舞没有别的良策只能跟在后面。白鹤舞走在石阶的边缘不敢跟得太紧又要盯着前面的四个人别丢

了,还要随时准备着藏到树林里。在这高度的精神压力要开枪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前面的四个人一味地往前跑。白鹤舞越追胆子越大,前面那一批人似乎一直没有注意自己身后的状况

。白鹤舞越追越近就在他犹豫要不要采取行动时前面那几个人扑通一下齐齐的趴在了地上。白鹤舞见了一

转身闪进了台阶旁的树林里。

白鹤舞躲在树林里被刚才的场景吓得生出一声冷汗来。四个人一同摔倒是有些诡异但这并不足以让她

害怕。他清楚地看见那个“假”的白鹤舞摔在地上后额头上竟然流出一股殷红血液来。超常理来推算那个

树妖是不可能流出红色血迹的,其实白鹤舞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推断,但他不敢朝那个方向去想。

白鹤舞喘了两口气又朝树林的深处钻了一段距离,又回头看了看石阶那边没什么异常的动静这才放下

心来。白鹤舞找了块大石坐了下来,他依然不敢去想那个可怕的推断,只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那四

个人摔倒的问题上来。

四个人一同摔倒肯定是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响,最有可能的是有人在台阶上拉了一条绊脚绳。如果是

这样那这事儿是谁干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就在这时白鹤舞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树林里有了动静,看起来

像是有人朝他在这边“扫荡”过来了。

“蓝教授,你确定你没看错吗?我穿过的的那件袍子穿完后行好像是扔到水里了。你说谁会跑到水里

去捞衣服穿啊?”

听到胖大海的话白鹤舞立刻把枪抓在手里,但他很明白那只是壮胆而已,这种情况下开枪即便打中了

那个“假”白鹤舞,一旦胖大海还击的话自己绝对是凶多吉少。退一步讲即便自己打中了目标并全身而退

那对自己而言是福是祸也未可知。

这话说来虽长其实只在眨眼之间,白鹤舞拿好枪后小心的挪到了附近的一个灌木丛里。对白鹤舞来说

这其实是一次赌博。虽然藏在灌木丛很难被找到,但在移动时很容易被发现。

“这么个找法不行啊!再这么‘扫荡’下去非得扫白了头发。不行就先撤吧!万一他手里再有家伙就

更危险了。”“假”白鹤舞道。

“鹤舞,别说这种丧气话,你仔细看看那边。”蓝教授道。

白鹤舞透过树叶的空隙看去蓝教授所指的并不是自己所在的方向。没被发现确实对自己有利,但白鹤

舞看了心中一惊:难道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这附近?他却没有精力深究。躲过这次扫荡后直接窜到石阶上去

抓紧往老申那边跑,这时白鹤舞此时的唯一想法。

四个人缓慢的朝着蓝教授所指的方向过去了,白鹤舞暗自庆幸。等他们走得远了这才准备起身起身。

白鹤舞弓着腰刚想迈步去发现自己的脚下被一股力量拉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脚上有许多细长的

东西透过鞋底扎到了土里一样。更要命的是他被这股力量拉了一下失去了重心,身边的灌木立刻发出一阵

沙沙的响声。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